一句小航,你可以不爱江山爱美人,但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都笑了。家里一片温馨。笑着,小西爸说:“我的意见跟你妈一样,还是去一趟,啊?”
  小西爸一指小夏:“小夏!……在这里干得非常好,学东西快,上心,很努力。自从她来以后,我们家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提高!听建国说你们为给我们找好这个人,费了不少的心思。”
  小西爸又看建成,心里对这孩子的印象越发的好。同时不由得就对建国爹的心情有了些感性的理解。是,这么一个聪明懂事的好孩子,就因为家里拿不出钱来供他,命运就遭到了这样的改变,不能不让人痛惜,他一个外人都感到痛惜,何况亲爹?
  小西爸在心里叹,这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当场要答复,很容易把别人和自己都逼进死角。他以为家家都像他家似的,老人说一不二。他儿子早已年满十八了,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和意志。就是未成年时,他们也一向尊重他的意见和选择。没人时,他可以好好问问情况,跟儿子谈谈,当着这么一伙子人,叫他怎么跟儿子说?
  小西爸斩截道:“绝对不是。你看她那性格,自尊到了刚烈!”
  小西爸这才想起晚饭还没有着落,光顾看书了。慌忙放下书去厨房找饭盒打饭,见此景,小西妈一直压着的火腾一下子被点燃了。“还没打饭?你一天在家干吗呢?”
  小西爸正色道:“人家定金都付了。大定。”小西这才不说话了。小西爸道:“发生这种事情,看似偶然,实为必然。那人固然有他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要找的不是他人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小航,我们了解你,你是有能力的,有能力化险为夷化干戈为玉帛有能力兼顾双方的利益,但你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像个毫无职业素质的老粗一样硬碰硬跟客户对骂直至动手!为什么?因为你的心思没有放在工作上!”所有人同时一愣,看小西爸,包括小航,不知小西爸指的是什么。小西爸慢慢道:“没想到,就因为我们反对你和简佳的事情你就会变得如此颓丧失去理性,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一个心胸!在这里我要劝你一句小航,你可以不爱江山爱美人,但是,美人可是要爱江山的哟!换句话说,没有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地爱一个一事无成的男人。事业,才是男人的立身之本!”说罢,起身就走。进了书房,咣,关了门。
  小西爸皱起眉头,半晌慢慢道:“这个建国,什么都好,怎么一到他家的问题上,就变得不可理喻了呢?”
  小西爸最先从一家人的盲目热情中清醒过来,扭脸向女儿房间看去,发现刚才开着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于是对女婿说:“小西在屋里。可能躺下了。病好了,还是有点虚。”何建国接着这茬儿忙道:“那我看看她去。”就去了。
  小西摆手打断了他表忠心,边换鞋边问:“晚上吃什么?”
  小西背着双肩包离家出走,双肩包里装着要看的稿子和换洗衣裳。饿了,去街边“7-Eleven”买几个咖喱饭团,晚饭就算解决了。不想早到妈妈家,想等他们睡下了再去。除了有手术有病人,妈妈十点半前一定会上床的,一年一次的除夕夜都不会例外。走累了,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坐下,心里茫然无绪:这日子还怎么过啊?三天两头来人,七大姑八大姨,看病信访找工作,来了就得住家里,他们住在家里她就得走。长此以往,家还叫家吗?……好不容易熬到了差一刻十一点,进家一看,爸妈居然没睡,不用说,在等她。
  小西被打得半边脸肿起来了,红里透亮。家里一片凌乱,电脑都拆下装箱了。简佳劝过小西电脑不必带,小西不听。给弟弟顾小航打过电话了,他答应一下班就来接她。东西收拾好看时间还早,小西对简佳说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脸的肿痛使她说话呜呜噜噜;简佳说用不着去医院吧,在家上上冷敷就可以了。小西这才说她想去医院把孩子做了。简佳大吃一惊:帮朋友离家出走,可以;帮朋友把孩子做了,不行。她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这事得马上通知何建国,这之前得想法把小西稳住。但是,怎么稳?突然,她想到了预定大后天召开的陈蓝图书新闻发布会。陈蓝最终全盘接受了出版社的意见,包括书名和作者名,使书的出版得以顺利进行,其间顾小西功不可没。“大取舍”之后她又找陈蓝恳谈三次,言辞真挚苦口婆心说到动情处几次潸然泪下泣不成声,陈蓝不敌,终被拿下,陈蓝的心是肉长的。顾小西是陈蓝新书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
  小西边向简佳办公室走边琢磨措辞。简佳非常爱吃何建国做的菜,但肯定也不会为了顿菜就跟她走跟她冰释前嫌。这次这事儿闹到这个地步有点出乎意料,她没料到简佳为此能做出这么大动作,调离六编室,辞去副主任职务。不过替她想想也是,你坚决反对让人家做你的弟媳妇,明摆着嫌弃,你嫌弃人家,人家还要跟你抬头不见低头见,岂不别扭?可是她可以跟她说嘛,说了,她调走,无官一身轻,调哪都是编辑,没什么损失,而简佳这一调,从副主任到普通编辑,一月得损失一千多块钱呢!等于是说,小西让人家损失的这笔钱,这是一个多大的人情多大的负担?这还都在其次,关键的是,小西从此就算是失去了简佳这个朋友。从前,她一有了什么事,就想跟简佳说说,哪怕解决不了问题,说说也是好的。比如,何建国让她跟他回家过年,要是过去,至少,简佳会陪她去超市帮她买东西,那样,那个枯燥的过程就会变成一个娱乐的过程。两个人在一起逛商店不仅有意思,还可以顺便,把何建国和何建国家控诉一番嘲笑一番发泄一番。现在统统没可能了。小西朋友不多,事实上,每个人严格意义上的朋友都不多,那种不是在生活上互通有无,而是能在心灵上对话、能满足精神需要高层次的朋友,不多,不会多,正所谓,人生难得一知己。简佳于小西,就属这种“高层次”意义上的朋友。这下子,十几年的朋友,从少女时期到现在的朋友,就这么没了。这里面当然有着很多的误会,需要沟通。当两个朋友闹矛盾时,谁更不幸一些谁的主动权就更大一些。在这次矛盾中,简佳工作上,失去了副主任的位置,感情上,失去了所喜欢的人,这眼看到春节了,形单影只孤独一人,明摆着比小西不幸,不幸得多。小西做主动和解姿态,是必然也是应该的。于是小西决定在走前,去何建国家前,跟简佳好好谈谈。小西走着,突然就有了主意。就说何建国的大餐是专为简佳预备的。人家专为她做饭请她去,她再拿捏不去,就未免矫情了。而简佳,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这么想着,心里就有点底了,向三编室走的脚步一下子轻快了许多。
  小西别无他法,老着脸皮给简佳打电话,简佳爽快答应了给她直接送到北京站去,并约好在卖站台票的地方见,到时手机联络,小西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小西补充一句:“——腰缠万贯!”
  小西不爱听,最不喜欢妈妈这点,十几年如一日的装束,从来不知道打扮,满脑门子除了工作简直就没点儿别的。她拿过胸针往妈妈前胸正中间别,边说:“下班的时候,休息的时候,讲课的时候,开会的时候,也穿白大褂?”别好了,远远近近地端详,“太好了!妈,您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美人儿?”
  小西不爱听:“妈,太夸张了吧,那怎么也不能说是‘训’吧!”
  小西不想再说这个话题,打断妈妈:“妈妈,你歇够了吗?……歇够了咱俩吃饭去啊!”妈妈从沙发上起来,二人向外走,小西说:“我带您去个好地儿,正宗绍兴菜,做得特好,就是贵了点儿,不过别怕,我请客!”
  小西不在家,带小夏出去买东西去了。小夏要买东西请建国爹给捎回家去。考虑到她北京路不熟,小西妈让小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