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小猫身边说道:“帮我设个账户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热度:
了一眼手里的徽章,把它扔到了后座上,对趴在座椅下的袁飞华说:“留个纪念吧,也算没白来日本一回。”
  我看着Redback停了一阵才说道:“两客黑胡椒牛排,一个水果沙拉,一瓶1900年的Chateaud,Yquem(狄甘酒庄)。”
  我看着他手捂的肋骨有点不对劲,用力地拨开他的手一摸,明显能感觉到皮肉下面的倒数第二根骨头裂了。
  我看着她深邃的眼眸,它仿佛是一
  我没有说话,傻傻地看着地上的尸体。我从没想过在国外会杀中国人,结果今天给我碰上了。查看了一下边上其他的尸体,那些都是不同国度的白种人。
  我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车头正对着的院中的一栋家属楼,三楼就是我家,透过窗户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朝思暮想的母亲正在里面做饭。我几次伸出手想打开车门冲出去,可是每次手指一碰到扳手又像碰到烙铁一样缩了回来。我强压下汹涌的思念之情,因为我看到了我家对面的四楼窗口伸出的观察镜头,那是毒贩!另一个掩饰得更隐密的窗帘缝后面也闪动着观察镜片反射的光线,那是警察!而更远处没有任何迹象的无人水塔内里也藏着一群人,那是国安局!我不能下车,如果被三方中的任何一方看到,都将是一场难解的麻烦。尤其是毒贩,现在如果我露了面,很可能让他们放弃长时间的埋伏跳出来。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她说的是实情,现在的我似乎是一具行尸走肉,如果说还有什么心事的话,那就是受伤的母亲了。至于我哥,他在我心中是一个坚强的军人,什么事都难不倒他,我并不担心他。只是发生的事有可能对他很不公平罢了。
  我没有听他说什么,只是径自走到小猫身边说道:“帮我设个账户,每个月固定地向我父母的户头转1万美金。现在这个投资公司我要了,以后我会让固定的人帮我看着我家,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没有再接话,因为我已经明白了,这次的任务是那赫乔反恐了。就在中国边上,所以大家顺路来看看我。
  我没有做声,但心里无法不赞同,如果说达芬奇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接单杀人,那现在下血本就是为了赚名声了。
  我们八个人绕路想截在武装分子前面,所以必须比他们的速度快一倍还不止。队长尽量迁就我的伤势放慢速度,即使如此我仍感到不适,越来越痛的肋骨让我怀疑是不是骨折了。不过把手伸进衣内摸了一下并没有什么骨折的感觉。
  我们把车直接停在了一个街区外选好的退路上,然后徒步摸进了钢铁厂。黑森森的厂区内,林立着破烂不堪的车间大楼,只有最外面的一栋中映射出微弱的烛光。戴上带有热感应的夜视仪后,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漆黑的楼道内,躺着几个肮脏的流浪汉和乞丐。看来厂内的雪狗已经清过场了,否则这么大的厂内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流浪汉。
  我们把装着死尸的宝马推进了汹涌的黄河,看着消失在黄色河水中的银光,小猫幽默地说道:“好漂亮的车!可惜了。”
  我们不得不给天才写个“服”字,这家伙真不愧他天才的绰号。据说像他这种天才世界上还有不少,我想就是这种人在推动世界的进步吧!
  我们冲过去一把将他从高处拖到掩体后面,不用检查就知道他没救了,不过为了尽一点人事,我们还是扒掉了他的头盔,只见子弹从前额射入后脑穿出,卡在了后脑的钢盔上。一去掉钢盔,花白的脑浆带着一块头骨掉在了地上。
  我们到达的时候,Redback和刺客他们已经先一步撤到了这里,其他兄弟也陆陆续续地聚集了过来。队长和骑士已经预见到会有大量伤患,早让牧师、医生和天才准备了足够的医疗设备等着大家。
  我们的飞机在米26升空后第二个降落,其实飞机尾部的后门一开,还没落地,我们就已经全冲出飞机了。              
  我们都奇怪极了,因为就算这里是个万人坑,我们也不会很惊讶,我们见识过太多了。难道还能有什么怪兽?我们七个人跟着他向前面的密林深处摸去,等走出一百米后,我们就感觉不对了,因为这里开始出现很多架好的火力掩护、观察哨岗、陈旧的凉棚,还有破烂得认不出原型的车辆,看上去就像个旧战场。
  我们和东坞的难民一起被聚集在山坡上,等待中国军队的检查。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从上而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三两两的同盟军士兵正被保卫军追杀,如同在打猎一般,这里倒下一个,那里倒下两个。许多逃出树林的士兵拼命想通过界河跑到中国这一边躲避,但都被追上来的保卫军用机枪打死在界河中间和石滩上,血水把整条河流都染红了。还有一些士兵看情形不对,便纷纷跪在地上举枪投降,但保卫军并没有饶了他们,而是一一开枪,将他们打倒在地上后又用刺刀猛戳,一个不剩全部杀死。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皮肤黝黑的士兵看起来年龄都很小,许多大概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还没有枪高,可是却能欢叫着把降兵的肚皮挑开后再踩上几脚。
  我们几个抱着极大的好奇心潜到了山洞口,刚摸到山洞口我耳中就听到嘶的一声,心中就是一跳,这个声音对我们来说太熟悉了,这是风吹过地雷牵引线之类的钢丝的声音。我马上趴到地上抬头一看,一排纵横交错的警戒线就在脚背高的地面上晃动着。钢线两头埋在边上的树下,看上去应该是个地雷。再看其他人也和我一样趴在地上观察着。
  我们几个都不说话了,原来如此!没把你抓起来就算你跑得快了。
  我们几个听着天才的介绍,越来越奇怪,为什么这么多黑道盯上我们,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