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着回去怎么办。我相信他们不能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热度:
面镜子,透过它我看到了自己心中的软弱。
  我拉着母亲冲出服装店,不理身后赶过来的保安的叫喊,七扭八拐地甩掉了他们后,我坐到了一个卖冷饮的小店铺内,使劲儿地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脸,不断地对自己说:“醒醒!刑天,醒醒!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要冷静!要冷静!……”
  我拉住气急败坏的袁飞华,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不要冲动,静下心看着他们的表演,把这一幕记在心中,把这股愤怒憋在胸中,将这一切都带回国去,告诉那些仍抱着天真幻想的小孩子们,日本不是天堂。”
  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接茬儿,依然盘算着回去怎么办。我相信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因为除了他们有人被我打外,我并没有做什么危害国家的事情,康哥拉的事情还可以说有功。所以我有恃无恐。
  我冷冷地扫了一眼周围的警察,没有说话也亮了亮双手示意没有武器,然后接过屠夫脱臼的右手,把四个手指垫在手背下面,然后用大拇指慢慢地找到错位的骨节,用另一只手牵引并外展,同时用拇指加压错位处,将错位给接了上来。  
  我立刻从身旁的袋子上拿起我的TAC50,迅速装上消音器,将手里的瞄准具固定到枪膛上,然后冲向车间走廊的尽头,趴到残破的窗口处瞄准水塔。隔着墙壁,两个鲜红带点黄色的人影仍若无其事地坐在水塔内。
  我拎着这两样奇怪的东西走进快慢机的房间:“这是什么东西?老娘们儿的裹脚布?”
  我领命观察,后退了些距离,然后快速地爬上树,停在一丛枝叶茂密的树枝后面,把枪架在左臂上向对面观察着。里面什么目标也没有,不过明显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我对树下已经准备好的刺客和狼人向没有人的方向做了个“上”的手势,他们两个便顺着我指的方向摸了进去。
  我搂着Redback肩膀道:“咀嚼苦楚是男人成熟的不二途径,对吗?”
  我马上拉枪上膛做好战斗准备,并拿出地雷感应控制器准备施行伏击。我的地雷埋设很简单,按照面前的峡谷式地形我把雷设成了直筒形,最后面的是一个碰触式的M21重型防坦克地雷,向后依次是四枚M18A1的反步兵地雷,最前面一颗M21重型地雷设成了感应式引爆,这样可以让过车队最前面的车辆。
  我马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按腰上的自动绞盘,身体迅速被拉回了楼顶。不一会儿从一楼出来一个人向小区外走去。
  我慢慢地松开了捏着他脖子的手,也放开了李勇的枪,只是用食指指着张智详的鼻子说道:“别让我再听到刚才的话!”然后,接回我的手指,又把手铐铐好坐回了长凳上。边上的李勇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上来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抡起枪把就是一顿好打,打得我满脸鲜血才停了下来。看他打完了,我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像没事人一样又坐回了凳子上。
  我慢慢地转过身在人群中搜索,寻找任何有嫌疑的家伙。眼前的人群中的面孔一个个地从眼中筛过,并没有可疑的迹象,直到我的视线在一个男人的脸上停住。因为他也在猥亵地笑,可是笑容很怪,虽然眼神是在店内的女店员身上巡视,可是那眼神并不是饱含欲望的热切,而是一种带有厌恶和嫌弃的感觉。虽然他只瞥了一眼站在店外角落处的保全,但那种眼神非常犀利,犀利得像刀锋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我没说话看着父亲,和父亲说话就是省事。前两年我哥当了中南海的保镖后上面就发了禁口令,一切事情都不能和家里人讲。开始家人也挺不解的,后来也就习惯了,没想到父亲竟和我的事联系上了。
  我没有搭理他,因为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也许我再多杀些人就好了!我摇摇头甩掉脑中这个邪恶的想法,看来我真的是被屠夫给教坏了,怎么能这么想呢?!
  我没有理他们,想了想道:“回东坞干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