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掩护下匍匐撤退回安全地带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热度:
脑,看着里面写的青春日记和年少轻狂之语感慨万千。当年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啊!现在体味起这首辛弃疾的词,一股苦意盘桓心间久久不散。尤其是看到当年写给宛儿的情诗和她回给我的宋词,我不由得想起康哥拉军营的一幕,心中不禁抽疼起来。
  我带着满身杀气冲到飞机场,等在那里的小猫和美女一脸吃惊地盯着我说道:“谁招你了?怎么这副表情?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我倒是没有笑,只是松了口气,心想总算结束了,这下可以回家了吧。谁知三姐妹中的一个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叫道:“被关了两个多月了,总算脱离了那个囚笼,今天我们一定要玩个痛快!”
  我的刀子不由自主地停在了屠夫胸前的刀疤上。是啊,我要杀的是我的战友,是救过我命的患难兄弟!想到这里,屠夫的胸前像是穿了一层看不见的防弹衣一样,我的刀子怎么也刺不下去了。浑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了一样,我颓然跌坐在地上,刀子也掉落在地,我双手不停地揪着头发,痛苦地嘶吼起来。
  我的动作很小,看上去就像我壁反射的跳弹划出了一条口子。
  我和快慢机赶紧告诉托尔和洛奇,四个人瞪着眼向西边搜索,果然过了一会儿,刺客和全能慢慢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四下观察了一下,飞快地跑向我们所在的房子。
  我和快慢机一组,刺客和全能一组。我们两组人受命清理村内的狙击手和掩护进攻,每天要在冰天雪地里趴上数个小时,肚子冻得拉稀不说,连“小弟弟”都冻得没知觉了,每次小便尿道被热的尿液一过,就痛得像刀割一样。要不是快慢机说没有关系,我还以为是落下什么后遗症了呢。
  我和快慢机在树丛的掩护下匍匐撤退回安全地带,然后站起来带着一身的雪水走回了营区,一切只用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
  我和其他人又相视一眼,无声地笑了。既然我能给他建议,就一定有办法帮他,他连这一点都没有想到,看来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和其他人坐在对面的包座内,看着这林家姐弟满脸兴奋和紧张地等待药力发作,闲得无聊向天才问道:“你的专长不是搞机械和电子吗?什么时候对药物也这么熟练了?”
  我和屠夫忍受了半个多小时的噪音干扰后,队长他们才赶到。他看了我们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找王局长交涉去了。我透过铁窗向对面的窗口看去,赫然看到昨天在购物广场见到的那几个国安局的特工站在局长办公室内,隔着玻璃向这边看来,其中那个年轻人正双眼喷火似的死死地盯着我。
  我和屠夫偷偷地摸到左侧的四个守卫身后,我向屠夫指示出我的两个目标后,屠夫点了点头,我便藏在了一个废弃的轿车空壳内。屠夫轻轻自言自语地说了几句话,让不远处的守卫虽然听不清说什么,但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这边,其中两个守卫便抱着UMP和M4A1探着脑袋走了过来。              
  我和先锋赶快把地上的雪和土在小猫脚周围垒了个圈,然后拿出我们的军用水壶开始向里面倒水,不一会儿水便漫过了她的脚腕。我拿出子弹看了先锋一眼说道:“成败在此一举了!”
  我和先锋紧张地看着恶魔因失血开始发白的嘴唇,小猫则抱着恶魔的脑袋拼命地摩擦他的脸。不知过了多久,恶魔似乎因为伤口的疼痛皱了皱眉,眼皮跳了跳缓缓地睁开了眼。所有人张着嘴但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关切地看着他。
  我和小猫对视了一眼,我向她指了指正在观察的男子,然后竖着两根手指做了个左转的手势,又指了指自己,表示那两个看不到的交给我。小猫点了点头从腰里掏出了手枪,装上消音器,我想了想又对她摆了摆手,然后做了个在脖子上划一下的手势,意思是留活口。
  我和医生悄悄地趁夜潜入了医院。父亲因为还有夜班,所以晚上就母亲一个人孤独地躺在病床上。
  我和鹰眼轮流驾驶着这架没有自动驾驶的老式飞机,一边不停地抱怨,一边按照机主自己安装的GPS系统向美国的西海岸前进。
  我很明白除了充当公用设施外,地铁在大城市中扮演的最重要的角色是国防作用。无论是在伦敦还是在莫斯科,庞大的地铁系统就是一个复杂的地下国防工程,许多地铁系统都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比如说伦敦地铁就有直通英国议院大厦和首相府的绝密通道,这些绝密通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政权保护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避免了遭德军轰炸机轰炸的恶果;莫斯科地铁系统就更加复杂,在战争期间,苏军许多参谋作战指挥中心就在地铁的秘密坑道里办公。莫斯科许多地铁同样不知道通向何方,据说都是为苏联国家领导人准备在大规模战争爆发时的生存做准备的,一些地铁据说直通克里姆林宫的地下。岛国日本缺少战略纵深,因此打洞钻地便是日本政府的重大战略政策。东京的地铁,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的军事秘密。              
  我缓缓地抽出刀子举到眼前,望着锋利的刀尖,心想只要用它在脖子上一划,一切痛苦、一切愧疚、一切的一切都见鬼去吧!
  我缓缓地跟在母亲的身后走到公车站,就在我们等车的时候,路对面跑过来一个拎着一袋东西的年轻女人,我看着她一摇一晃地走到路中心,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辆卡车正冲过来,心中不禁计算道:车速40公里/小时,距离15米,1.3钞后相撞,司机左手拿烟是左撇子,车头向左打,女人前冲正好被刮倒。刚计算完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巨大的铁家伙来不及打轮,一下子就把已经快冲到路边的女人给刮倒了。女人摔倒后脑袋正好垫到了车轮前面,没有停稳的车子一冲,轮子刚好从她脑袋上碾了过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令人无比惊诧的洞穴,虽然我恨那些日本人,但我也可怜他们,这个山洞堆载了多少人一生的岁月,看看洞外林立的墓碑就知道了。
  我记不清以后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我不停地开着车到处乱转,不停地换酒吧喝酒,不停地寻衅打架,直到我满身鲜血被酒吧保安拒之门外。当我稍稍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家门口。我拿出钥匙打开门跌跌撞撞地走进屋,却发现家中并没有人,来不及想清楚为什么家中没有人,我便倒在了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我架好枪,从瞄准镜中看去,人群中有几个被绑住的人质被人用枪托顶着向前走,调整放大倍数后,可以看清楚很像照片上的人质,但毕竟经过两个月的折磨,人有点走样,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
  我揪了一把头发使劲地拉扯着,长这么大我还没有错怪过谁,却在这种情况下,对生死与共的战友说出了那么绝情的话。最让我难受的是,接下来他又救了我一命。
  我就奇怪怎么会让这么个家伙和我们一起出任务。别人打你还问怎么办,真是个彻底的白痴!美国军校都把当兵的教傻了!他的官怎么会做到这么高?
  我举起枪,在他们发现我之前迅速扣动扳机干掉了其中三个,只剩下李一个人没有死,他慌张地四下张望发现我后,急忙端枪准备射击,被我一枪击中右肩打倒在地,手里的M11冲锋枪摔出老远。他挣扎着坐起来去拾车边的AK,我赶紧冲上去一脚踢在他的脸上,将他踢出一米多远昏死过去。
  我看了边上的队长一眼,我敢肯定他也有份,不然这种事他不会瞒我,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明知我不能见我哥还带我来。
  我看了看边上的牛仔,他装出一副都快睡着的表情,还不住地打呵欠。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