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怒道:“他就这样轻易舍弃了你?!”

时间:2019-08-22 作者:admin 热度:
气,我听见他说:“真是像,尤其是那尖尖的下巴,和他母亲长得一样……”
  我紧张地抱着母亲的手臂,问:“怜兮兮地问他:“我可不可以进来和你说话?”他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头发,说:“当然可以。”我爬到沙发上去盘膝坐下,这姿势因为很不规矩,所以父亲从来不乐意见到。我突然对这十余年一丝不苟的家教起了厌倦,所以偏偏赌气要这样坐着。卓正的坐姿仍旧有种军人样的挺直,就像父亲一样。我抱着沙发上的软垫,茫然的无助感令我又要哭了,“哥哥,妈妈要怎么办……”我第一次叫他哥哥,他大大震动了一下,伸出双臂给我一个拥抱,然后安慰我说:“会有办法的,母亲既然回来了,我们一定可以常常见到她。”他还说了很多的话来安慰我。我渐渐镇定下来,他温和地问:“你饿不饿?”已经有十余个钟头没吃东西了,胃里真有点空空如也,我点了点头,他说:“我弄点点心给你吃,你吃饱了,心情就会好很多。”
  我喃喃地问:“你是谁?”
  我喃喃地问:“我妈妈是你的表姐?”
  我扭回头,父亲的脸色更不好了,“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不懂规矩!”
  我怒道:“他就这样轻易舍弃了你?!”
  我捧着金卮,亲自奉与他。
  我撇撇嘴,“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说:“你要是想单独留下来,我发誓,我立刻拖也要把你拖回去!就算你连下辈子都不理我,我也要把你弄回乌池去!”
  我气得发抖,从心到身,连同指尖,都是冰凉:“如果没有摄政王,哪里能有你的今日?”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我已经错过了好几句话没听见了,我只听到雷伯伯不断地在应着:“是!是!……”
  我认识了他十七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张口结舌。他在我们家世交中是出了名的有风度、有见识,号称什么“乌池四公子”之首,他们家也是出了名的有气质,自恃为世家,讲究“泰山崩于前不色变”,可这会儿他竟然呆成了这样。
  我甚至觉得不耐,如果真的要下手,莫若早早杀了我,省得我这样焦灼彷徨。
  我甚至憎恨母后,因为在她身上,我甚至能觉察到他的气息。我不知道那是否是真,还是我歇斯底里的幻觉。
  我失望极了,也拍了几下门。隔壁的门却开了,一位年轻的军官探出头来,“你们找卓正?”我问:“他不在吗?”他说:“他刚刚走开。”我失望地问:“他去哪儿了?”他打量了一下我们,问:“你们是……”
  我十分震惊的是,他的两鬓,已经出现了白发。
  我是先帝唯一的儿子,最钟爱的儿子,我是先帝的继承人,我继续的不仅是先帝的血脉,还有最尊贵无上的地位。
  我是这个天下的统治者。
  我爽快地说:“好,我求你。”他倒不防我这么一手,怔了一下,才说:“给我点时间想办法。”我故意冷嘲热讽,“自以为是。哈哈!这次没法子了吧!”他被激怒了,“谁说我没法子了?!”
  我说:“第二舰队基地。”
  我说:“你要是现在把我押回去,我就真的一辈子不睬你了!”
  我说:“如果你不带我去,我就一辈子不理你!我说到做到!”
  我说:“我会帮你说情的。”
  我说:“我就要去万山!”
  我说:“我下车,你回去。”
  我说干就干。我洗了澡出来,换了一套出门的衣服,告诉梁主任我要去穆爷爷家里玩,他丝毫没有疑心,派了车和人送我出门。穆爷爷的孙子穆释扬是我从小的玩伴,也是个很有办法的人,我见到他,就悄悄告诉他:“我想去府河玩。”
  我叹了口气,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你怎么在这里?”我这句话也问得蠢。他耸了耸肩,“我正休假。赵礼良邀我来的。”赵礼良也是我的一位世兄。我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问:“先生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我听得到他语气里的迟疑,他已经开始疑心了,不知道他猜到多少。
  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我可以和您谈一谈吗?”他皱着眉,“鞋也不穿,像什么样子?!去把鞋穿上!”
  我跳下床,跑到窗前去。果然是父亲回来了,我看着他从车上下来,我跑出房间去,在楼梯口等着。果不然,父亲上楼来了,我闻到他身上有酒气,我看到他脸红得很。我想他一定是和哪位伯伯喝过酒。他看到我,只淡淡地问:“这么晚了不睡觉,杵在这里做什么?”
  我听到她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