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他听到熟悉的小女孩啼哭声。这时候,

时间:2019-08-14 作者:admin 热度:
  从中午杀到晚上,日军才离去。这场浩劫使我家族失去了30多个亲人和一大批贵重的金银珠宝。我被当时身受重伤的佣人从死尸堆中拖出来。目睹周围堆满亲人的尸体,身上又沾满血浆,浑身无力。大腿内侧挨了数刀,痛苦不堪。我带着重伤走向武吉知吗七英里,又遇上日军以机关枪扫射,还好天空一片漆黑,没被子弹击中。我躲在草丛里过夜,隔天有一位经过那里的日军的劳工发现了我,他脱下外衣给我穿。这位善心人是被日军抓去为他们挑担子的华人。 
  村民被押至河边屠杀 
狱里活着回来的人。 
  洪金龙 
  洪理贤(Ang Lee Hianga),男,30岁,小商人。 
  洪玉樱 
  后 记   
  后来,他的父亲叫人杀猪、杀鸡、煮饭,请日本蝗军吃晚餐。接着蝗军军官命令村长通知村民们,于次日上午9点钟,必须到街场店铺前面的空地集合,等待领取“良民证”或“安居证”。 
  后来,我被载到马六甲过了一夜,第二天才到淡边乘火车北上,经过四天四夜的时间,才到达泰国的“万邦”,接着又从曼谷转搭火车前往“干布里”,下火车后,改乘卡车进入森林地带,卡车驶到路的尽头,又再步行一日一夜才到达工作地点。当时我们共有约200人一起被送到目的地,然后又分为100人一个营地,每25人便有一位工头负责管理工人。我当时在森林中的工作是几人合力拉树桐供铺设铁路,有时也担任铺铁路的工作。负责的日本兵很凶,若见到工人偷懒便会加以鞭打。在森林的工地里,由于缺乏药物,许多患上霍乱症的工人都相继去世,有人病了,便被送到较简单的“医院”,睡在竹片做成的病床上,与病魔搏斗,也有一些人因病重被锯断脚,过后被送回国。日本投降后,我继续在该处做工,大约在三个月后,1945年11月20日,英军才将我们送回国,我能平安回家,可以说是万分幸运,因为同去的200人,有机会回来的只有20人左右。我在那里工作了39个月,按日薪3元计,日本人还欠我2340元。我回国后任职胶工,直到1949年才加入警察部队服务。日本政府应该作出合理赔偿。   
  后来他得到负责瓜拉庇朥区军事的日本军官岩田亲自下令释放,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当时王伍尾一双手十根手指和右脚五只脚趾的伤势非常严重,于是便到医院求医,但是医生对他的手指和脚趾几乎变成肉酱的情况,表示无能为力,只给了他一些药品暂时敷住伤口而已。 
  后来他们便被载去马六甲过了一夜,第二天才到淡边乘火车北上,经过四天四夜的时间,才到泰国的“万邦”,接着又从曼谷转搭火车前往“干布里”,下火车后,改乘罗里进入森林地带,罗里驶到路的尽头,又再步行一日一夜才到达工作地点。 
  忽然,他听到熟悉的小女孩啼哭声。这时候,陈谭娇苏醒过来了,小小女孩感到身上痛楚难当,便自然而然地哭了起来。 
  环境恶劣,饮食不清洁的水,工友大多数生病,但也得冒病工作,偷懒的肯定被殴打毒刑,病了又无药可治,自生自灭,简直生不如死。 
  皇天不负有心人,大约十日后,李氏基金主席李成义先生复函来,并付了一张支票,全额负担出版费!我、我们的努力都没白费。李氏基金成立于1952年,由树胶及黄梨园大王、华侨银行董事李光前所创办,宗旨在于襄助教育、医疗和慈善机构,公共机构或个人,不问来者背景、种族、宗教和国籍。李光前给基金会定下的宗旨是“为更多人提供学习和受教育机会”。李光前已于1967年谢世。李成义先生是李光前的长子。这个机构数十年来如一日行善,且行事低调,新马贫寒子弟受惠者不知其数。史料顺利出版,我谨借这个机会代表孙建成和600名受害者及其家属,向李氏基金叩首,致最高敬意。 
  黄×,男,73岁 
  黄Teck,男,42岁。 
  黄安华 
  黄安华舅父及舅父四子 
  黄安华叔叔全家 
  黄宝珠 
  黄东来,男,22岁,胶工 
  黄发(Wong Fatt),男,91岁,工人。 
  黄发明 
  黄佛英 
  黄观有,男 
  黄光年,男,35岁,农民。 
  黄国祥 
  黄汉文 
  黄娇 
  黄皆 
  黄金华 
  黄金忠 
  黄九 
  黄九(Wong Kew),男,67岁,养老,身份证号3571291,住址: No 54.Kg Baru Batu 8 Labu Labu Seremban Negeri Sembilan,邮政编码71300 Labu。日本占领时住址: 加影士毛月老园万宜路。 
  黄九华,男,33岁,理发师 
  黄连才,男,80岁,商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